综改区动态     
    阅读次数: 2198
王三运省长访谈:安徽到了真正起飞的时候
  3月10上午,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省长王三运,在安徽代表团住地会见中国经济时报社长兼总编辑包月阳,并欣然接受专访。两人从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谈起,谈到安徽等中部省份在“保增长”中的作为和贡献,谈到地区经济格局的变化,探讨得十分热烈。采访之后,王省长热情邀请包总编参加今年4月份将在安徽举办的“中博会”,包总编愉快地接受了邀请。
  安徽经济能够逆势向前,是因为几年来持续有效的投入培育起了增长的主动力
  包月阳:保增长是温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首要任务,也是全世界都关注的话题。安徽在保增长上压力大不大?目前情况怎样?
  王三运:应该说压力确实很大。但正如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所指出的,挑战与机遇并存,困难与希望同在,我们完全有信心、有条件、有能力克服困难、战胜挑战。中央一系列扩内需、保增长的政策正在产生效果。去年下半年以来,我们安徽省也先后出台了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14条措施和进一步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又好又快发展的15条措施。尤其是针对企业面临的困难,我们对企业实行“一企一策”的帮扶,省财政安排25亿元建立市县中小企业担保基金和贷款风险补偿金,缓解企业资金困难,同时取消和停征114项行政事业性收费,都产生了很好的效果。
  总的看,由于我们应对及时、措施有力,经济仍保持了较快增速。供给面上,工业农业发展保持稳定;需求面上,投资消费动力仍然较强。2008年,全省生产总值增长12.7%,连续5年保持两位数增长;财政收入增长28.2%,为近12年最好水平。今年1―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9%,这个速度不仅恢复到去年八、九月份的水平,而且在全国排在第四位。工业用电量是一个晴雨表,去年第四季度基本上是逐月下降,现在是增长1.5%,主要是因为一些重点行业企业生产销售正在企稳回升。
  从需求情况看,头两个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长38.3%,是去年9月份以来的最高增幅;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20.9%,也是稳定地较快增长。应当看到,同期我们的物价是下降1.2%?所以按现价计算的投资和消费增幅是比较高的,充分说明国家扩大内需政策正在产生很大效应。
  虽然一、二月份一些数据向好,但这些数字还不能完全说明问题,情况在不断变化,需要我们进一步冷静观察、高度警惕。
  包月阳:1―2月份工业增长19%可是不容易啊!同期全国平均增速比这要低得多。工业用电量增长转负为正也是好迹象,全国1―2月还是负增长。这至少说明安徽目前的情况好于全国。同样是国际金融危机和国内经济下滑的大背景,安徽为什么处境比较好一些?
  王三运:简要说,与这些年来我们持续不断的有效投入有关。说持续,是连续五六年来我们的投资增长都保持在较高水平;说有效,是说我们投向了基础设施、投向了综合配套条件、投向了重点产业项目。现在这些投资发挥了作用,形成了新的增长点,这就是安徽经济能够逆势增长的根本原因。
  再往深里说,这几年安徽已经把投资的拉动力和工业的主动力作用培育起来了,两个动力并发,就成了经济增长的引擎。我们这两个动力培育是以“861”行动计划为抓手进行的。“861”行动计划的主体是建设八大重点产业基地和六大基础工程,投入方向就锁定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基础设施建设,一个是工业。实施861计划五年来,全省新开工建设重点项目1074个,竣工重点项目733个,累计完成投资7349.27亿元。全省固定资产投资连续5年保持30%以上的增速,同时投资结构进一步优化。尤其在工业自主创新和高科技方面形成了优势。国际金融危机一来,不少地方滑得较快,而安徽的情况要好一些,当然这与我们外向度、对外依存度不高有关,但主要是较强的工业主动力发挥了作用。


  安徽有能力为应对危机保增长做出较大贡献
  包月阳:国际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冲击很大,但相对来说,中国的情况还是好一些。如果我们今年能实现8%的增长,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应该在50%以上。从目前情况看,中部地区在国内的地位有点类似中国在世界的地位,增长将高于全国。现在有一种说法叫“弯道超车”,意思是说中部地区由于在此次危机中所受冲击小于东部,有可能在两三年内迎头赶上。我觉得,此次危机过后,中国的地区经济格局肯定会发生深刻变化。您怎么看这个问题?今后几年对安徽这样的省份是不是个机遇期?
  王三运:我刚才说了,国际金融危机是挑战和机遇并存。因为中央扩内需、保增长的政策与安徽多年的愿望、现有的基础、综合的条件完全契合,这是安徽发展难得的历史机遇。借此机遇,安徽办了多年想办而没办成的事,譬如农田水利、基础设施、民生工程等,这些都是国家鼓励的投向,都与安徽的需要非常契合。而且,危机发生后,沿海一些产业也会加速向内地转移,也是机会。还有一个是倒逼调整的机遇,就是我们的产业、企业真正感到了危机,上水平、调结构的愿望强烈了、紧迫了,不像以前,有些企业觉得我产品还能卖得出去,还能过日子,不一定要调整。现在不一样了,不调整就可能死掉,即便不会马上死掉,也肯定没前途。现在安徽全省上下这个思想非常强烈,难能可贵。
  只要用好这几个机遇,安徽完全有可能在应对危机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为保增长做出较大贡献。今年我们的目标是生产总值增长10%以上,虽然任务艰巨,但我们还是有信心的。
  包月阳:这次危机对东部冲击比较大,安徽要为全国保增长大局多做贡献,我认为一个重要方面是要为东部地区发展减轻压力。现在安徽把自己定位为“泛长三角”的一员,您如何思考中部与东部的关系?安徽与”长三角“的关系在这次金融危机中有没有变化?
  王三运:在这次危机中首先受到冲击的是东部,所以我国保增长的大局更需要中西部,东部渡过眼前的难关也离不开中西部。从安徽来讲,我们和“长三角”地区紧紧相连,我们更有责任也更有信心进一步加强与“长三角”的合作,共克时艰,共同发展。
  长期来看,东部地区包括“长三角”地区的资源能源约束度、劳动力紧张度、产业布局饱和度都越来越高,我们与“长三角”地区的相互依存度会越来越高。有些方面,比如能源、劳动力、市场等,东部地区包括“长三角”会越来越需要我们。东部地区再建火电成本是很大的,搞核电又不是一年两年能建起来的,而我们建坑口电站潜力大,“皖电东送”能满足东部更大的需要,通过特高压线路送过去,成本很低。
  当然我们需要“长三角”的也越来越多。近几年,安徽省积极参与“泛长三角”合作,把承接产业转移作为经济发展的一个发动机。去年全省实际利用省外资金3200多亿元,其中来自“长三角”地区的过半。安徽确实受益了。
  在金融危机背景下,产业转移少不了。既然要转移,就得考虑最佳位置,转移到哪里好?当然越近越好。“长三角”投资者到安徽与到别的地方感觉不同,我们这里在上海的“2小时圈”内,还有发展容量、环境容量、市场容量,提供的基础发展要素好,综合条件好。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金融危机加速了区域格局变化进程,我们的优势将可以得到更大地发挥。
  去年胡锦涛总书记视察安徽时,要求我们积极参与“泛长三角”区域发展分工,主动承接转移。我们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提出并启动了“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建设工作,选择一批产业、区位、交通较好的区域先行先试,强化基础设施、物流体系、园区建设和体制机制的配套,重点承接“长三角”产业组团式转移和产业链整体转移,形成一批特色园区和榜样园区。我们希望通过这个示范区的建设,打出承接产业转移的金字招牌,使之成为集聚产业、集聚资本、集聚人气、集聚政策的大平台,推动安徽崛起,服务中部崛起,推进东中西互动协调发展。


  以创新促结构调整,为长远发展打基础
  包月阳: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注重把扩内需、保增长与调结构、上水平有机结合起来,增强经济整体素质和发展后劲。请问安徽在这方面是如何考虑的?
  王三运: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既要立足当前,更要着眼长远。我们讲化危为机,一方面要充分利用扩大内需政策带来的投资和项目机遇,另一方面就是要积极利用经济危机背景下的市场约束机制倒逼经济结构调整,充分把握国际分工变动格局下的产业洗牌效应、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在实现保增长目标的同时,努力赢得更长时期、更高水平的发展。
  调结构、上水平,重中之重的任务是加快新型工业化进程,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安徽正处在工业化加速推进阶段,去年工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55%,只有在产业上促升级,才能在经济上上水平。最近,国家通过了十大产业调整振兴规划,我们将充分利用这一政策机遇,改造传统产业、做强优势产业、壮大高技术产业、重视劳动密集型产业,着力构建特色明显、优势突出、竞争力较强的现代产业体系。应当说,国家确定的十大产业许多都是安徽省的优势行业,只要把握得好,我们完全能赢得更多的发展机遇。在国家产业振兴规划的指导下,我们已经初步制定了九大行业振兴规划,包括钢铁、汽车、船舶、石化、纺织、轻工、有色金属、装备制造、电子信息等行业,规划到2011年投资项目4783项,总投资5136亿元,实现工业总产值年均增长15%。在实施过程中,我们主要是抓资源性产业的链条延伸,抓传统产业的技术改造,今年计划完成技术改造投资1600亿元左右。同时积极支持重点骨干企业开展兼并重组,进一步做大做强。
  调结构、上水平,最根本的动力就是实施创新推动,切实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去年我们启动了合芜蚌自主创新综合改革配套试验区建设,这是创新推动战略的一个推进平台。从2008年起,省财政每年安排6亿元专项资金,重点扶持试验区创新体系建设。安徽作为一个发展不足的省份,不能走亦步亦趋的发展路子,必须充分发挥科教资源丰富的优势,着力自主创新,走跨越式发展之路。合芜蚌自主创新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建设,总体取向是围绕发展抓创新、着眼机制抓创新、立足开放抓创新,真正使自主创新成为调整产业结构、转变发展方式的中心环节,成为推动经济长期又好又快发展的强大动力。
  包月阳:安徽这几年的基础设施建设卓有成效,您也说过要抓住这一轮扩大内需的机遇,把安徽的基础设施提升到一个新水平。请问具体有什么打算?
  王三运:国家加大基础设施投入,对安徽来讲最大的机遇是能够加速推进综合交通枢纽建设。比如铁路,我们抓住国家调整铁路中长期规划的机遇,在全面落实第一轮合作协议的基础上,与铁道部签订了第二轮、第三轮铁路发展战略合作协议。三轮合作协议共达成铁路建设合作项目27个,新建铁路3649公里,复线建设527公里,电气化改造1543公里,总投资超过3000亿元,这些项目全部纳入国家调整后的铁路中长期规划,为铁路大建设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在未来三年内,安徽一小时到南京、两小时到上海杭州武汉、三小时到北京福州的铁路网将得以形成,真正确立铁路交通枢纽地位。另外,去年合肥新桥机场已经开工建设,九华山机场也已获准建设,加上正在建设的一大批高速公路项目,再经过2至3年的努力,安徽铁路、公路、水运、航空的立体交通蓝图将全面绘就,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四通八达。
  总的来讲,安徽到了真正起飞的时候了,曙光在前,我们对此充满信心。

中国经济时报

2009-03-13

  【关闭窗口】 【打印】 【收藏】 【字号: 】 【返回顶端】 【设为首页】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 版权所有.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ChinaC © Copyright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